如果这么说,河南汝州市温泉镇强拆视屏(转载)

  如果这么说,河南汝州市温泉镇强拆视屏(转载)
  

  现予公告,
  2016年6月4日,我和妻子(以下简称我们)带女儿回温泉镇在指挥部拿到《汝州市温泉镇棚户区改造宣传手册(2016年1月版)》(以下简称《宣传手册》),当面向指挥部工作人员郭志欣等2人请教3个问题,没有得到答复,我们表示无法接受,如果有诚意媒体公开道歉,并按国家《物权法》规定改错。
    http://v.qq.com/x/page/m03243yx37a.html
  汝州市人大常委会公告
  汝州市第七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五次会议,于2016年9月6日审议通过。

  决定:
  接受万英辞去汝州市人民政府市长职务的请求,并报汝州市人民代表大会会议备案。

  决定任命:
  陈天富为汝州市人民政府副市长。

  决定:
  陈天富为汝州市人民政府代理市长。

  现予公告。

  汝州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
  2016年9月6日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楼主发言:2次 发图:0张
  
  
  
  举报 |
  分享 |
  更多 |
  楼主
  回复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楼主:chen6chen8
  时间:2016-09-08 20:47:43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  万英市长好!
  之所以将这封公开信发给您,一是您是汝州市政府的领头人,主持着汝州市政府的全面工作,对汝州市政府工作负全责;二是您虽贵为市长,但也是一个女人、一名母亲、一个妻子,丝毫不乏中国女性的勤劳、善良、温柔和同情心,对家的感受也一定很强烈;三是我所反映的事项,您领导下的温泉镇棚户区改造项目建设指挥部(以下简称指挥部)负责人之一赵海涛(温泉镇党委副书记、镇人大主席)、温泉镇派出所秦警官都说这是政府行为,既然是政府行为,向政府市长反映似乎也不为过。如果这么说,您觉得向您反映问题的理由还不充分、甚至是认为打扰您工作的话,我先表示遗憾和歉意!您日理万机,为了节省您宝贵的时间,减少文字篇幅,我用大事记格式向您反映发生的事实,最后提出我请教的问题。
  2015年9月17日,指挥部发布“关于温泉镇棚户区改造致温泉村居民的一封公开信”;
  2015年10月31日,我陪着八十多岁的老父亲,从平顶山专程赶回温泉镇配合指挥部测量祖宅。
  2016年6月4日,我和妻子(以下简称我们)带女儿回温泉镇在指挥部拿到《汝州市温泉镇棚户区改造宣传手册(2016年1月版)》(以下简称《宣传手册》),当面向指挥部工作人员郭志欣等2人请教3个问题,没有得到答复。
  2016年7月7日,指挥部工作人员郭志欣短信告知提出的问题不好答复,可否在郑州面谈,当即回复可以来郑州谈。
  2016年8月22日11时许,位于汝州市温泉镇育红路395院的祖宅被偷拆,我立即从平顶山赶回温泉镇确认,向温泉镇派出所报警。
  2016年8月23日,我妻子请假回温泉镇配合河南电视台都市频道、河南第一新闻门户网站映像网采访偷拆事件,在指挥部赵海涛当着的面说这是拆迁公司“误拆”。我当面向赵海涛递交要求保全现场证据的备忘书。
  2016年8月24日,赵海涛一行四人到郑州,落脚卧龙宾馆,16时50分许双方见面后,赵海涛说是来道歉的,这件事指挥部工作有失误。我们表示无法接受,如果有诚意媒体公开道歉,并按国家《物权法》规定改错。
  2016年8月25日,我堂兄三次发现偷拆祖宅废墟现场有大型机械和人员活动,予以劝离。
  2016年8月26日7时许,我堂兄发现被偷拆的祖宅废墟已经夷为平地。
  在整个的接触过程中,我们从没有张嘴要过任何经济补偿或赔偿。
  就上述事实请万英市长核实赐教!
  请指出我们在以上事实中犯了什么法、违了什么规、出了什么错?
  说测量我们回去配合了,测量记录存在指挥部;说面谈我们赶回去了,提三个问题得不到答复;说再面谈我们立即答应了!等待中指挥部拆邻居房将我家院墙尽毁,建筑垃圾铺满我家院子,我们也理解了政府行为,一个不字没有说!等着你们再谈的时候祖宅成了一片废墟!24日下午还说是诚意道歉,26日凌晨再将废墟夷为平地!虽说有的中间相隔时间较长,那是因为温泉镇拆迁冲突事件轰动了全国,有汝州市委宣传部情况说明为证。难道说这就是汝州市政府汝政〔2016〕13(见汝州政府网站)和汝政〔2014〕35(见宣传手册)文件中强调的“以人为本,安置优先。做到“四不拆”、“六确保”,即不签协议的不拆、兑付不到位的不拆、思想工作不到位的不拆、群众合法利益受损失的不拆……”吗?原文见13文基本原则第三款和35文改造原则第三款,两个文件描述的这条原则均是168字(不含标点符)一字不差!单就这条原则,可能让人心生敬畏,三个年头两份政府文件在“以人为本”引导下,一以贯之,分毫不差,没有半点走样!但是这条原则对应于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上述事实,我们晕懵了!不知道看见这封公开信的朋友晕懵不晕懵,反正我们是彻底晕懵了!也只能用连晕带懵形容我们的心情和状态!晕的是,“四不拆”变成了不签协议--拆、兑付不用到位--拆、思想工作不要到位--拆、群众合法利益受损失--照拆!万市长啊,咱们政府的文件不会是马三立的单口相声《逗你玩》吧!我们觉得不会,政府在我们的心中历来是严肃的、崇高的、权威的!那么“四不拆”中的“不”字难道飞到钓鱼岛对付安倍去了?那倒好了!懵的是,如果指挥部中的乡镇政府工作人员能力和水平有待提高,工作会出现失误,但是指挥部的组成已经考虑了这个问题啊!指挥部政委是市委常委、组织部长刘鹏,管官的官把握方向;指挥长是副市长张剑奇,是您万英市长的得力助手,强将的助手也绝非弱兵;副指挥长有公安局长李游、检察长刘新义、法院院长杨长坡,都是要害机关公检法“一把手”,保一方稳定平安、依法执法、惩戒违法,布局十分周密万无一失;副指挥长还有政协副主席、水利局长等;22名成员中大多数是市局委“一把手”,说指挥阵容强大、精英荟萃一点都不夸张。但是,就是在这个强大的组织领导、监督下,指挥部拆迁具体负责人周密计划、精心组织,我们家的祖宅一而变废墟、再而成平地的。谁能告诉我们,这种事搁在谁的身上不懵?能不请万市长赐教吗?如果万英市长实在太忙,顾不上这种拆家刨根的小事,请你动动金口,指示秘书转告我们该求谁赐教?是指挥部政委刘鹏?还是指挥长张剑奇?亦或是副指挥长李游、刘新义、杨长坡,我们不怕费事,重新给你指定的领导写信,当然可能也是公开的。但千万不要是温泉镇的刘廷跃书记、赵海涛副书记,他们的手段我们已经领教了,温泉镇我们是轻易不敢再踏进一步了,祖宅被夷为平地,老家没有了,老根也就松了,我们现在已经感到,我们是被汝州开除了“州籍”的人了!人生最大的悲哀莫过如此啊!还请万英市长谅解啊!我们是真心实意的讨教,我们都没有在政府工作的经历,我是复转军人,一个有31年党龄的疾控工作者,她是治病救人的医学博士、中共党员,我们只是懂点各自的业务而已,对官场上的规则一窍不通,但我们相信,政府的事情不会像戏班子演出,把政策法规还分成台前幕后,台前“四不拆”,台后“拆四不”。写这么多,是根动心乱了,颠三倒四,也许在您看来就是胡说八道,还请理解和包涵啊!让您费神了,她说费心神过度可以使正大制药的药,费眼神过度可用光明制药的药,正大光明就会让您健康起来!她说话容易犯职业病,没有丝毫恶意,您多担待!

  附上几张照片佐证事实,一是被拆迁前的祖宅,门窗家具在咱们那块平安的土地上都被偷光啦!谢谢镇里的赵海涛副书记让我们看见被偷拆前祖宅的丑样!二是偷拆后变成废墟的祖宅情景,尚存破裂大片的屋顶和一截断壁!三是红色封面国徽高悬永久使用年限的《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》,看着她心中尚存丝丝暖意!四是《使用证》封二,证书编和伍圆中华人民共和国印花税票赫然在目。

  亲爱的、尊敬的、漂亮的万英市长,百忙中给我们指一条生路吧!
  我们期待着、期盼着、恭候着您的福音!
  张晓建 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六日
  
  
  
  
  举报 |
  
  1楼 |
  
  打赏
  |
  回复 |
  
  评论
  

  决定:
  陈天富为汝州市人民政府代理市长,回复,
  2016年8月25日,我堂兄三次发现偷拆祖宅废墟现场有大型机械和人员活动,予以劝离,
  在整个的接触过程中,我们从没有张嘴要过任何经济补偿或赔偿。